王青山

联系我们

姓名:王青山
手机:13888547958
邮箱:807304679@qq.com
证号:15301200310246925
律所:北京盈科(昆明)律师事务所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北京路俊发中心3楼

首页: 律师文集 > 离婚赔偿> 正文

离婚赔偿

离婚赔偿 举证难


来源:昆明专业离婚律师 网址:http://www.lawbjlh.com/ 时间:2016/11/28 11:06:40

  新婚姻法增加了“离婚过错赔偿原则”,规定了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导致离婚的,无过错方有权请求赔偿,但同时也规定了无过错方必须出示确切证据。  已于2002年4月1日正式实施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》强化了当事人举证责任,突出了当事人如果对自己提出的诉讼主张不能提出证据加以证明,则当事人应承担败诉后果。  性问题与“包二奶”  新婚姻法引人注目的一点是在总则禁止性规定中扩大了一条,即禁止重婚和其他违反一夫一妻制的行为。  现在规定禁止其他违反一夫一妻制行为,即指大量出现的“包二奶”情况。有的“大奶”和“二奶”共处,妻妾同堂,实际上就是纳妾行为。有的把“二奶”包养在别处姘居,或进行没有固定场所的通奸。婚姻法禁止性条款的增加,指明这种婚外性行为具有违法性。  “包二奶”行为中,如果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即构成重婚,由刑法来制裁。对即使不以夫妻名义但形成婚外同居关系,即有固定场所、有较稳定的生活并有了孩子而导致原家庭离婚的,无过失一方有权请求离婚损害赔偿。 对这类行为,只有告诉才处理,而且是谁主张谁举证,如果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,就不能认定。  据介绍,按照有关法律的规定,关于“重婚罪”这类案件应当由无过错方举证,但举证难使得不少想起诉的人望而却步。据律师介绍,必须依法取得证据,未经合法渠道取得的不能作为法庭证据,而凭借个人力量获得证据远比钻法律空子的“包二奶”难得多。  在新婚姻法中涉及更多的是以往中国人难以启齿的“性”问题,例如总则中增加的“夫妻应当互相忠实”一项,一些法律专家解释为:“忠实”即夫妻互守“贞操”,不能有婚外性行为。  据了解,妻子状告丈夫“包二奶”而提出过错赔偿,多涉及婚姻中的隐私,尤其是举证时,会把性问题摆上桌面。一些法官认为,这种情况的增多,使法庭上演隐私大战,那离婚将注定不会是“好离好散”,双方当事人及其律师可能会在法庭上大揭隐私,人们一向讳莫如深的“性”将成为离婚案件的一大重头戏;此外,一些律师将有可能成为私家侦探,千方百计获取有关“第三者”的种种证据,从而支持自己的当事人获得道义和法律上的双重胜利。  “二奶杀手”与私家侦探   成都私家侦探魏武军的诨名是“二奶杀手”,但他对这个绰号并不反感,因为它符合事实。在他接受的委托中,80%左右都涉及家庭婚姻问题。魏武军以为,个人隐私当然受到法律的保护,那是因为他们的“隐私”没有超越法律许可的范围,也就是说权利应该建立在合法的基础上,没有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。合法婚姻关系也受法律保护,那些“第三者”或者“包二奶”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合法婚姻,对他人造成了损害,显然与婚姻法相悖,违反了法律的隐私,权利又从何谈起呢? 而私家侦探所做的就是揭示事实的真相,从而维护法律的尊严。  魏武军1993年3月在成都开办了“协力民事事务调查所”,一共做了960多件委托,他自己说,成功率达到了99%。  人们随手翻开一些报纸的广告版,许多冠以“真相调查中心”、“诚信调查中心”名号的机构所做的广告充斥于目。“全方位的婚姻、财产调查”、“为您专业代理各种私人委托调查信息咨询”等诱人的广告词,明确地昭示着这些调查公司实际上就是“私人侦探所”。 北京一些“调查中心”之类的侦探所在一些地方大肆张贴广告,招揽生意。“侦探公司”的“婚姻不忠调查”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功能的:“根据婚姻法过错赔偿原则,接受当事人委托,调查婚姻不忠证据,维护一夫一妻制。”  他们在调查婚外恋时,主要是对被调查者进行全天候跟踪监视,伺机进行偷拍、偷录、偷摄,有些“侦探”甚至可以将偷拍探头安放在室内,记录下一些绝对的个人“秘密”。  在北京,婚外恋的调查费用一般起价3000元,高则达到数万元。   据南方某大都市一家“商务调查咨询公司”的经理说,他们的公司开始是专为经济行业搜集和提供各种资讯,“外遇调查”是近年来才衍生出来的一个附加项目,虽然收取的费用高达3000元,但是委托调查的客户还是络绎不绝,大有跻身“主流项目”的势头。  利大于弊与弊大于利  但需要指出的是,“私人侦探”这一行当在中国尚未有一块合法生存和发展的土壤。  1993年,公安部发布了《关于禁止开设“私人侦探所”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》。通知说,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各种形式的民事事务调查所、安全事务调查所等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。明令禁止的“业务范围”包括:受理民事、经济纠纷,追讨债务,查找亲友以及安全防范技术咨询、涉及个人隐私的调查等等。这就从法规上充分肯定了通过“外遇调查”得来的证据是非法的,哪怕是百分之百的事实也一文不值,绝对不能作为有效合法证据被法院采信。   “包二奶”这类案件应当由无过错方举证,然而举证难使得不少想起诉的人望而却步。  有一位妇女因丈夫与他人长期同居并生了两个孩子。她到法院起诉,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起诉。这位妇女发出这样的感慨:“我的合法婚姻得不到保护,非法婚姻反而很嚣张。生了两个孩子还不算重婚,什么算重婚?”  有专家公开表示,私家侦探在中国有需求市场。首先,由于一些司法部门的能力所限,并不能完全、及时将违法行为矫正,在市场经济秩序混乱、企业信誉下降的现实面前,私家侦探的调查,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需求。其次,经济的迅猛发展,传统伦理道德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,“第三者”、“包二奶”现象令人不能不予以重视,婚姻过错、个人隐私的调查,也拥有潜力巨大的市场。此外,私家侦探以商业方式介入社会法治秩序,可以成为对政府管理社会职能的补充,二者相互融合,相得益彰。  对此,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周佳念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。他说, 十八十九世纪,私人侦探在英美国家风行的时候,人们对政府职责的认识并不清楚,以为像私家侦探这样的“私力救济”,可以是国家“公力救济”的补充,二者相行不悖。但进入20世纪以后,人们对国家职能产生了深刻的认识变化,国家在治理犯罪、维护司法上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主导作用,国家的管理越来越趋于完善,“私力救济”越来越不受政府的欢迎,私家侦探呈现出萎缩的态势,即便是向一些大陆法系国家有所渗透,但也并未形成气候。在这种大趋势下,在中国倡导私人侦探,无疑是重蹈西方国家的覆辙,是社会的倒退。  私家侦探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,是目前争论不休的一个焦点问题。  赞成者说,我国民法规定的过错原则、赔偿原则,谁来举证?当事人往往是受伤害的弱势群体,国家公诉机关、侦查机关不会介入这种调查、举证,只有私人侦探可以完成这种调查。此外,即便是在刑事犯罪中,公诉机关没有侦查、调查出来的事实,可否由私家侦探对其进行完善,达到惩治犯罪的作用,侦查权应该也是“双轨制”。  反对者则认为,我国受大陆法系影响较深,一直强调侦查权是严肃的,具有权威性、强制性,是一种属于国家、公共的权力,一旦被滥用,会侵犯个人隐私,甚至会危及公共安全。目前,我们国家一些黑恶势力犯罪不断见诸报端,一旦黑恶势力利用了这种宽泛的侦查权,就会以合法的外衣与社会正义作对。  “过错举证”与“捉奸成风”   新婚姻法实施以来,法院和妇联本来是想依仗法律的威力伸张正义,保护受害者,惩处违法或不道德者。但在很多离婚案中,明知是无过错方受了伤害,但因为无过错方无法取到可信证据,也就无法用法律来保障她(他)们的权利了,这一直是有关方面深以为憾的事。  新婚姻法“过错赔偿”、“过错举证”在司法实践中遭遇了尴尬。  从法律角度来看,“捉奸举证”是非法的,不宜提倡。但反对“捉奸举证”,证据又从哪里来呢?这个问题便成了法学界争议的焦点。  “过错举证”不能采取“以恶还恶”和“以毒攻毒”的方式,这样会导致夫妻矛盾的进一步恶化,使得一些本来有望和好的夫妻也会因此彻底反目。法庭若采信“捉奸举证”,无异于鼓励“捉奸”。无过错方应当遵循合法的原则从

电话联系

  • 13888547958